当前位置:齐乐娱乐老虎机语文网 >> 文言文
分享按钮
  • 论语
  • 孙子兵法
  • 三十六计
  • 史记
  • 周易
  • 易传
  • 山海经
  • 资治通鉴
  • 黄帝内经
  • 本草纲目
  • 了凡四训
  • 梦溪笔谈
  • 三字经
  • 百家姓
  • 千字文
  • 世说新语
  • 左传
  • 大学
  • 中庸
  • 尚书
  • 礼记
  • 周礼
  • 仪礼
  • 庄子
  • 鬼谷子
  • 老子
  • 孟子
  • 墨子
  • 荀子
  • 韩非子
  • 列子
  • 淮南子
  • 管子
  • 尉缭子
  • 吴子
  • 伤寒论
  • 天工开物
  • 素书
  • 后汉书
  • 汉书
  • 商君书
  • 文心雕龙
  • 吕氏春秋
  • 孝经
  • 孔子家语
  • 颜氏家训
  • 孙膑兵法
  • 搜神记
  • 搜神后记
  • 笑林广记
  • 楚辞
  • 乐府诗集
  • 百战奇略
  • 战国策
  • 将苑
  • 六韬
  • 反经
  • 公孙龙子
  • 司马法
  • 逸周书
  • 黄帝四经
  • 贞观政要
  • 金刚经
  • 四十二章经
  • 水经注
  • 农桑辑要
  • 文昌孝经
  • 六祖坛经
  • 地藏经
  • 徐霞客游记
  • 弟子规
  • 增广贤文
  • 幼学琼林
  • 冰鉴
  • 容斋随笔
  • 智囊
  • 围炉夜话
  • 论衡
  • 菜根谭
  • 三国志
  • 太平广记
  • 宋史
  • 孟涂文集
  • 后汉书
  • 北史
  • 雪涛小说
  • 说苑/新苑
  • 百喻经
  • 龙门子凝道记
  • 初潭集
  • 目连救母
  • 晏子春秋
  • 艾子杂说
  • 训学斋规
  • 耳食录
  • 韩诗外传
  • 新序
  • 聊斋志异
  • 浮生六记
  • 临川先生文集
  • 乐府诗集
  • 虞初新志
  • 陶渊明集
  • 全唐文
  • 周元公集
  • 虞初新志
  • 全梁文
  • 东坡志林
  • 武林旧事
  • 陶庵梦忆
  • 艺文类聚
  • 杂说
  • 文宪集
  • 柳河东集
  • 范文正公集
  • 欧阳文忠公文集
  • 袁中郎全集
  • 东坡七集
  • 王右丞集
  • 玉台新咏
  • 国语
  • 新书
  • 韩昌黎文集
  • 未知
  • 晋书
  • 公羊传
  • 直讲李先生文集
  • 古文观止
  • 苏轼文集
  • 青霞先生文集
  • 春秋公羊传
  • 四部丛刊
  • 欧阳修全集
  • 永州八记
  • 春秋谷梁传
  • 宋文宪公全集
  • 苏东坡全集
  • 王阳明全集
  • 方正学先生集
  • 震川集
  • 六朝文絮笺注
  • 李陵集
  • 嘉佑集
  • 王文公文集
  • 新五代史
  • 李太白全集
  • 栾城集
  • 东坡乐府
  • 唐史
  • 七录斋集
  • 诚意伯文集
  • 樊川文集
  • 白鹤堂文集
  • 昭明文选
  • 谗书
  • 文言文大全

      日喻说
      生而眇者不识日,问之有目者,或告之曰:“日之状如铜盘。”扣盘而得其声;他日闻钟,以为日也。或告之曰:“日之光如烛。”扪烛而得其形;他日揣籥,以为日也。日之与钟、籥亦远矣,而眇者不知其异,以其未尝见而求
      后出师表
      作者:诸葛亮 先帝深虑汉、贼不两立,王业不偏安,故托臣以讨贼也。以先帝之明,量臣之才,固知臣伐贼,才弱敌强也。然不伐贼,王业亦亡。惟坐而待亡,孰与伐之?是故托臣而弗疑也。臣受命之日,寝不安席,食不甘味
      度支副使厅壁题名记
      三司副使,不书前人姓名。嘉祐五年,尚书户部员外郎吕君冲之,始稽之众史,而自李缭纮已上至查道,得其名;自杨偕已上,得其官;自郭劝已下,又得其在事之岁时,于是书名而镵之东壁。夫合天下之众者财,理天下之财者
      喜雨亭记
      作者:苏轼 亭以雨名,志喜也。古者有喜,则以名物,示不忘也。周公得禾,以名其书;汉武得鼎,以名其年;叔孙胜敌,以名其子。其喜之大小不齐,其示不忘一也。 予至扶风之明年,始治官舍。为亭于堂之北,而凿池其南
      前出师表
      作者:诸葛亮 臣亮言:先帝创业未半而中道崩殂,今天下三分,益州疲弊,此诚危急存亡之秋也。然侍卫之臣不懈于内,忠志之士忘身于外者,盖追先帝之殊遇,欲报之于陛下也。诚宜开张圣听,以光先帝遗德,恢弘志士之气
      同学一首别子固
      作者:王安石 江之南有贤人焉,字子固,非今所谓贤人者,予慕而友之。淮之南有贤人焉,字正之,非今所谓贤人者,予慕而友之。二贤人者,足未尝相过也,口未尝相语也,辞币未尝相接也。其师若友,岂尽同哉?予考其言
      超然台记
      作者:苏轼 凡物皆有可观。苟有可观,皆有可乐,非必怪奇伟丽者也。 哺糟啜醨皆可以醉;果蔬草木,皆可以饱。推此类也,吾安往而不乐? 夫所为求褔而辞祸者,以褔可喜而祸可悲也。人之所欲无穷,而物之可以足吾欲者
      英雄之言
      作者  罗隐 物之所以有韬晦者[1],防乎盗也。故人亦然。夫盗亦人也,冠屡焉[2],衣服焉。其所以异者,退逊之心[3]、正廉之节[4],不常其性耳[5]。2视玉帛而取之者[6],则曰牵于寒饿[7];视家国而取之
      右溪记
      道州城西百馀步[1],有小溪。南流数十步,合营溪[2]。水抵两岸,悉皆怪石,攲嵌盘屈[3],不可名状。清流触石,洄悬激注。休木异竹[4],垂阴相荫[5]。此溪若在山野,则宜逸民退士之所游处[6];在人间[7]
      留侯论
      作者:苏轼 古之所谓豪杰之士者,必有过人之节。人情有所不能忍者,匹夫见辱,拔剑而起,挺身而斗,此不足为勇也。天下有大勇者,卒然临之而不惊,无故加之而不怒。此其所挟持者甚大,而其志甚远也。 夫子房受书于圯
      曹刿论战
      作者:左丘明 十年春,齐师伐我。公将战。曹刿请见。其乡人曰:“肉食者谋之,又何间焉?”刿曰:“肉食者鄙,未能远谋。”乃入见。问:“何以战?”公曰:“衣食所安,弗敢专也,必以分人。”对曰:“小惠未徧,民
      说琴
      何子有琴,三年不张。从其游者戴仲鹖,取而绳以弦,进而求操焉。何子御之,三叩其弦,弦不服指,声不成文。徐察其音,莫知病端。仲鹖曰:“是病于材也。予视其黟然黑,衺然腐也。其质不任弦,故鼓之弗扬。”何子曰:
      暗室磨练,临深履薄
      青天白日的节义,自暗室漏屋中培来;旋乾转坤的经纶,自临深履薄处 缲出。译文青天白日一般光明磊落的人格和节操,是在暗室漏屋的艰苦环境中磨练出来的;凡是一种足可治国平天下的宏伟策略,是从小心谨慎的做事中磨练
      爱重成仇,薄极成喜
      千金难结一时之欢,一饭竟致终身之感,盖爱重反为仇,薄极反成喜也。译文 价值千金的重赏或恩惠,有时难以换得一时的欢娱,一顿粗茶淡饭的小小帮助,可能使人一生不忘此事永远心存感,激回报之心。这或许就是当一 个
      拔去名根,融去客气
      名根未拔者,纵轻千乘甘一瓢,总堕尘情;客气未融者,虽泽四海利万世,终为剩技。译文 名利思想没有彻底拔除的人,即使他能轻视富贵荣华而甘愿过清苦的生活,最后仍然无法逃避名利世俗的诱惑;一个受外力影响而不能
      不可徒劳,不能太闲
      人么太闲,则别念窃生,太忙,则真性不见。故干君子不可不抱身心之 忧,办不可不耽风月之趣。译文 一个人整天太闲,一切杂念就会在暗中悄悄出现;整天奔波劳碌不堪,又会使人丧失纯真的本性。所以大凡一个有才德的君
      把握本质,卷舒自在
      人生原是一傀儡,只要根蒂在手一线不乱,郑舒自由,行止在我,一毫 不受他人提掇,便超出此场中矣!译文 人生本来就像一场木偶戏,只要你能把控制木偶活动的线掌握好,那你的一生就会进退自如去就随便,丝毫不受他人
      不夸妍洁,谁能丑辱
      有妍必有丑为之时,我不夸妍,谁能丑我?有法嘱有污为之仇,我不好 洁,谁能污我?译文 事物有美好就有丑陋来对比,假如我不自夸美好,又有谁会讽刺我丑陋呢?世上的东西有洁净就有肮脏,假如我不自好洁净,有谁能脏
      藏巧于拙,寓清于浊
      藏巧于拙,用晦不明,寓清于浊,以屈为伸,真涉世之一壶,藏身之三 窟也。译文 做人要把智巧隐藏在笨拙中,不可显得太聪明,收敛锋芒,才是明智之举,宁可随和一点也不可太自命清高,要学以退缩求前进的方法。这才是
      保己成业,防末来非
      图未就之功,不如保己成之业;悔既往之失,不如防将来之非。译文 与其谋划没有把握完成的功业,不如维护已经完成的事业;与其懊侮以前的过失,不如好好预防未来可能发生的错误。注解 业:指基业、事业,据《孟子梁
      不能养德,终归末节
      节义傲青云,文章高白雪,若不以德性陶熔之,终为血气之私,技能之末。译文 气节和正义足可傲。视任何达官,情真而生动的文章足以用过“白雪”名曲。然而如果不用高尚的道德来陶冶它们,所谓的气节与正义不过是出于
      操持身心,收放自如
      白氏云:“不如放身心,冥然任天这。”氏云:“不如改身心,凝然归 寂定。”放者流为猩狂,改者入于枵寂。唯善操身心者。把柄在手,改放自 如。译文 白居易的诗说:“凡事本如新放心大胆去作,至于成败一切听凭天意
      抱朴守拙,涉世之道
      涉世浅,点染亦浅;历事深,机械亦深。故君子与其练达,不若朴鲁:与其曲谨,不若疏狂。译文 一个刚踏入社会的人阅历很浅,所以沾染各种社会不良习惯的机会也较少;一个饱经世事的人,经历的事情多了,城府也随着加
      不弄技巧,以拙为进
      文以拙进,道以拙成,一拙字有无限意味。如桃源犬吠,桑间鸡鸡,何 号淳庞。至于寒潭之月,古木之鸦,工巧中便觉有衰疯气象矣。译文 不论作学问或写文章都要用质拙的方法才有进步,尤其是修养品德必须一本求实的态度
      操持严明,守正不阿
      士君子处权门要路,操履要严明,心气要和易,毋少随而近腥膻之觉, 亦毋过激而犯蜂虿之毒。译文 君子身居政要地位,必须操守严谨,行为磊落,心境平和,气度宽宏,绝对不可接近或附的营私舞弊的奸邪之辈,也不要因偏
      本真即佛,何待观心
      心无其心,何有于观?释氏日“观心”重增其障;物木一物,何待于齐? 庄生日“齐日“方物”方,自的共同。译文 心中假如没有忧虑和杂念,又何必要下内省观察工夫呢?佛教所说的“反观内省”,实际上又增加了修行的障
      不怕小人,怕伪君子
      君子而诈善,无异小人之肆恶;君子而改节,不及小人之自新。译文 伪装善良的正人君子,和恣意作恶的小人没什么区别;君子如果改变自己的操守志向还不如一个小人痛改前非重新做人。注解 诈善:虚伪的善行。据《汉书
      操履不变,锋芒勿露
      澹泊之士,分为浓艳者所疑;检饰之人,多为放肆者所忌。君子处此, 故不可稍变其操履,亦不可露其锋芒!译文 志远而淡泊的人,一定会遭受热衷名利之流的怀疑;言慎而检的真君子,往往会遭受那些邪恶放纵之辈的忌恨。
      辨别是非,认识大体
      毋因群疑而阻独见,毋任己意而废人言,毋私小惠而伤大体,毋借公论 以快私情。译文 不要因为大多数人都疑或就放弃个人的独特见解,也不要因个人好恶固执已见忽视别人的忠实良言。不可因个人私利搞小恩小惠而伤害整体
      不希荣达,不畏权势
      我不希荣,何忧乎利禄之香饵?我不竞进,何畏乎仕宦之危机?译文 我如果不希望荣华富贵,又何必担心他人用名利作饵来引诱我呢?我如果不和人竞争高低,又何必恐惧在官场中所潜伏的宦海危机呢?注解 香饵:饵是可以
      谗言自明,媚阿侵肌
      谗夫毁士,如寸云蔽日,不久自明;媚子阿人,似隙风侵肌,不觉其损。【译文】 小人用恶言毁谤或诬隐他人,就像点点浮云遮住了太阳一般,只要风吹云散太阳自然重现光明;甜言蜜语阿谀奉承的小人,就像从门缝中吹进的邪
      病未足羞,无病吾忧
      泛驾之马可就驰驱,跃冶之终归型范;只一优游不振,便终身无个进步。 白沙云:“为人乡病未足差,一生无病是吾忧。”真确论也。译文 一匹性情凶悍的马,只要训练有素驾驭得法,仍然可以骑上它飞奔疾驰;在溶化时爆出
      不忧患难,不畏权豪
      君子处患难而不忧,当宴游而惕虑;遇布豪而不惧,对茕独而惊心。译文 君子虽然生活在恶劣环境中绝对不忧心忡忡,可是安乐悠游时却能知道警惕,以免堕落迷途;君子即使遇到豪强权贵绝不畏惧,但是遇到孤苦无依 的人却
      超然事外,明晓利害
      议事者身在事外,宜悉利害之情;任事者身居事中,当志利害 之虑。译文评论事物得失,以超然的身分置身事外,就能了解掌握事情的始未通晓 利害;反之如果以当事人的身分,而置身事中,就要暂时忘怀个人的毁誉, 才能专
      不恶小人,礼待君子
      待小人不难于严,而难于不恶;待君子不难于恭,而难于有礼。译文 对待品德不端的小人,对他们抱严厉的态度并不困难,困难的是在内心不憎恨他们:对待品德高尚的君子,做到尊敬并不困难,困难的是在于对他 们真正有礼
      不著色相,不留声影
      风来疏竹,风过而竹不留声;雁度寒潭,雁去而潭不留影。故君子事来 而心始现,事去而心随空。译文 轻风吹过稀疏的竹木会发出沙沙的声响,可是当风吹过去后竹林并不留下声音而仍旧归于寂静;大雁飞过寒潭会倒映出雁影
      超越天地,不求名利
      彼富我仁,彼爵我义,群子固不为君相所牢笼。人定胜天,志一动气, 君子亦不受造化之陶铸。译文 别人有财富我坚守仁德,别人有爵禄我坚守正义,所以君于绝对不会被君相的高官厚禄所束缚或收买。人的智慧一定能战胜大
      布茅蔬淡,颐养天和
      神酣,布被窝中,得天地冲笔之气;味足,藜羹饭后,识人士淡泊之真。【译文】 能在粗布被窝里睡得很香甜的人,就能体会大自然的和顺之气;粗茶淡饭能吃得很香甜的人,才能领悟出恬淡生活中的真正乐趣。【注解】 酣:
      超越喧寂,悠然自适
      嗜寂者,观白云幽石而通玄;趋荣者,见清歌妙舞而忘倦。唯自得之士, 无喧寂,无荣枯,无往非自适之大。【译文】 喜欢宁静的人,看到天上的白云和幽谷的奇石,也能领悟出极深奥的玄理;热衷权势的人,听到清歌,看到
      彻见自性,不必谈禅
      性天澄澈,即饥餐渴饮,无非康济身心;心地沉迷,纵谈禅演偈,总是 播弄精魂。译文 本性纯真的人,饿了吃渴了喝,无非是为了增进身心健康:一个心地沉迷物欲的人,即使整天讨论佛经,谈论禅理,不过是在玩弄自己的精
      藏才隐智,任重致远
      鹰立如睡,虎行似病,正是它攫人噬人手段处。故君子要聪明不露,才 华不逞,才有肩鸿任钜的力量。译文 老鹰站在那像睡着了,老虎走路时像有病的样子,但这正是它们准备捉人吃人前的后段。所以,君子要做到不炫耀聪明
      彻见心性,天下平稳
      此心常看得圆满,天下自无缺陷之世界:此心常放得宽平,天下自无险 侧之人情。译文 心中把万事万物都看得美好,天地间的事也就毫无缺陷;宽大为怀心里总处在平衡状态,也就不去体会人事倾轧人间邪恶了。注解 险侧:
      诚和气节,陶治暴恶
      遇欺诈之人,以 诚心感动之;遇暴戾之人,以和气薰蒸之;遇倾邪私曲之人,以名义气节激 砺之:天下无不入我入陶冶中矣。译文遇到狡猾诈欺的人,要用赤诚之心来感动他;遇到性情狂暴乖戾的人, 要用温和态度来感化他;
      彻见真性,白达圣境
      羁锁于物欲,觉吾生之可哀;夷犹于性觉吾生之可乐。知其可哀,则尘 情立破;知其可东,是圣危自臻。译文 终日被物欲困扰的人,总觉得自己的生命很悲哀:留恋于本性纯真的人,会发觉生命的真正可爱。明白受物欲困扰的
      持身勿轻,用意勿重
      士君子持身不可轻,轻则物能挠我,而无悠闲镇定之趣;用意不可重, 重则我为物泥,而无潇洒活泼之机。译文 君子平日待人接物绝对不可轻浮急躁,因为一旦轻浮急躁,就会把事办槽而受到困扰,这样自然就会丧失悠闲宁静
      处富知贫,居安思危
      处富贵之地,要知贫贱的痛痒;当少壮之时,须念衰老的辛酸。译文 当你居富拥贵时,你要了解贫贱人家的痛苦才行;当你年青力壮时,应当想到年老体衰后的悲哀。注解 痛痒:痛和痒都是一种病,此处比喻痛苦。王阳明《
      持盈履满,君子兢兢
      老来疾病,都是壮时招的;衰后罪孽,都是盛时造的。故持盈履满,君 子万兢兢焉。译文 年纪大时,体弱多病,都是年轻时不注意爱护身体所招来的病根儿;一个人事业失意以后还会有罪孽缠身,那都是得志时埋下的祸根儿。
      处世忘世,超物乐天
      鱼得水逝而相忘今水,鸟乖风飞不不扑有风,识些可以超物累,可以乐 天水。译文 鱼有水才能优哉游哉的游,但是它们忘记自己置身于水,鸟借风力才能自由自在翱翔,但是它们却不知道自己置身风中。人如果能看清此中道理
      澹泊明志,肥甘丧节
      藜口苋肠者,多洋清玉洁;痛衣玉食者,甘婢膝妈颜。盖志以滤泊明,而节从服甘丧也。译文 能过吃粗茶淡饭生活的人,他们的操守多半像冰玉般纯洁;而讲求华美饮食奢侈的人,多半甘愿做出卑躬屈膝的奴才面孔。因为一个
      斥小人媚,愿君子责
      宁为小人所忆毁,毋为小人所媚悦;宁为君子所责备,毋为君子所包容。  
    Copyright©2012-2014 齐乐娱乐老虎机中学语文网 All Rights Reserved 蜀ICP备13019204号-4
    联系QQ: ;齐乐娱乐老虎机中学语文网分享区277800929(群)
    娱乐老虎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