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齐乐娱乐老虎机语文网 >> 文言文
分享按钮
  • 论语
  • 孙子兵法
  • 三十六计
  • 史记
  • 周易
  • 易传
  • 山海经
  • 资治通鉴
  • 黄帝内经
  • 本草纲目
  • 了凡四训
  • 梦溪笔谈
  • 三字经
  • 百家姓
  • 千字文
  • 世说新语
  • 左传
  • 大学
  • 中庸
  • 尚书
  • 礼记
  • 周礼
  • 仪礼
  • 庄子
  • 鬼谷子
  • 老子
  • 孟子
  • 墨子
  • 荀子
  • 韩非子
  • 列子
  • 淮南子
  • 管子
  • 尉缭子
  • 吴子
  • 伤寒论
  • 天工开物
  • 素书
  • 后汉书
  • 汉书
  • 商君书
  • 文心雕龙
  • 吕氏春秋
  • 孝经
  • 孔子家语
  • 颜氏家训
  • 孙膑兵法
  • 搜神记
  • 搜神后记
  • 笑林广记
  • 楚辞
  • 乐府诗集
  • 百战奇略
  • 战国策
  • 将苑
  • 六韬
  • 反经
  • 公孙龙子
  • 司马法
  • 逸周书
  • 黄帝四经
  • 贞观政要
  • 金刚经
  • 四十二章经
  • 水经注
  • 农桑辑要
  • 文昌孝经
  • 六祖坛经
  • 地藏经
  • 徐霞客游记
  • 弟子规
  • 增广贤文
  • 幼学琼林
  • 冰鉴
  • 容斋随笔
  • 智囊
  • 围炉夜话
  • 论衡
  • 菜根谭
  • 三国志
  • 太平广记
  • 宋史
  • 孟涂文集
  • 后汉书
  • 北史
  • 雪涛小说
  • 说苑/新苑
  • 百喻经
  • 龙门子凝道记
  • 初潭集
  • 目连救母
  • 晏子春秋
  • 艾子杂说
  • 训学斋规
  • 耳食录
  • 韩诗外传
  • 新序
  • 聊斋志异
  • 浮生六记
  • 临川先生文集
  • 乐府诗集
  • 虞初新志
  • 陶渊明集
  • 全唐文
  • 周元公集
  • 虞初新志
  • 全梁文
  • 东坡志林
  • 武林旧事
  • 陶庵梦忆
  • 艺文类聚
  • 杂说
  • 文宪集
  • 柳河东集
  • 范文正公集
  • 欧阳文忠公文集
  • 袁中郎全集
  • 东坡七集
  • 王右丞集
  • 玉台新咏
  • 国语
  • 新书
  • 韩昌黎文集
  • 未知
  • 晋书
  • 公羊传
  • 直讲李先生文集
  • 古文观止
  • 苏轼文集
  • 青霞先生文集
  • 春秋公羊传
  • 四部丛刊
  • 欧阳修全集
  • 永州八记
  • 春秋谷梁传
  • 宋文宪公全集
  • 苏东坡全集
  • 王阳明全集
  • 方正学先生集
  • 震川集
  • 六朝文絮笺注
  • 李陵集
  • 嘉佑集
  • 王文公文集
  • 新五代史
  • 李太白全集
  • 栾城集
  • 东坡乐府
  • 唐史
  • 七录斋集
  • 诚意伯文集
  • 樊川文集
  • 白鹤堂文集
  • 昭明文选
  • 谗书
  • 文言文大全

      《徐霞客游记•黔游日记六》
      作者:徐弘祖 戊寅(公元1638年)四月二十五日晨起,自鼎站西南行。 一里余,有崖在路右,上下各有洞,洞门俱东南向,而上洞尤空阔,以高不及登。路左壑已成涧,随之南半里,山回壑尽,脊当其前,路乃上跻,水则
      《徐霞客游记•黔游日记七》
      作者:徐弘祖 二十八日出西坡城之西北门,复西向陟岭。盘折而上二里,始升岭头,其北岭尚崇。循其南而西,又二里,望西北一峰,甚近而更耸,有雾笼其首,以为抵其下矣。又西一里,稍降而下,忽有脊中度,左右复中坠
      《徐霞客游记•黔游日记八》
      作者:徐弘祖 五月初一日余束装寄逆旅主人符心华寓,兰溪人。乃南抵普安北门外,东向循城行。 先是驼骑议定自关岭至交水,至是余欲往丹霞,彼不能待,计程退价。余仓卒收行李,其物仍为夫盗去。穷途之中,屡遭拐窃,
      《徐霞客游记•游太华山记》
      作者:徐弘祖 出省城,西南二里下舟,两岸平畴夹水。十里田尽,萑huán苇长成后的芦苇满泽,舟行深绿间,不复知为滇池巨流,是为草海,草间舟道甚狭,遥望西山绕臂东出,削崖排空,则罗汉寺也,又西十五里抵高峣
      《徐霞客游记•滇中花木记》
      作者:徐弘祖 滇中花木皆奇,而山茶、山鹃杜鹃为最。 山茶花大逾碗,攒合成球,有分心、卷边、软枝者为第一。省城推重者,城外太华寺。城中张石夫所居朵红楼楼前,一株挺立三丈余,一株盘垂几及半亩。垂者丛枝密干,
      《徐霞客游记•游颜洞记》
      作者:徐弘祖 临安府颜洞凡三,为典史颜姓者所开,名最著。余一至滇省,每饭未尝忘钜jù鹿也。遂由省中南过通海县,游县南之秀山。上一里半,为灏hào穹宫。宫前巨山茶二株,曰红云殿。宫建自万历初,距今才六十
      《徐霞客游记•随笔二则》
      作者:徐弘祖 黔国公沐昌祚卒,子启元嗣爵。邑诸生往祭其父,中门启,一生翘首内望,门吏杖箠通捶,用棒打之。多土怒,亦箠其人,反为众桀奴所伤,遂诉于直指挺直不阿金公。公讳瑊,将逮诸奴,奴耸启元先疏诬多士。
      《论衡•卷十七•指瑞篇》
      作者:王充 儒者说凤皇、骐驎为圣王来,以为凤皇、骐仁圣禽也,思虑深,避害远,中国有道则来,无道则隐。称凤皇、骐驎之仁知者,欲以褒圣人也,非圣人之德不能致凤皇、骐驎。此言妄也。夫凤皇、骐驎圣,圣人亦圣。
      《论衡•卷十七•是应篇》
      作者:王充 儒者论太平瑞应,皆言气物卓异,硃草、醴泉、翔〔风〕、甘露、景星、嘉禾、脯、蓂荚、屈轶之属;又言山出车,泽出舟,男女异路,市无二价,耕者让畔,行者让路,颁白不提挈,关梁不闭,道无虏掠,风不
      《论衡•卷十七•治期篇》
      作者:王充 世谓古人君贤,则道德施行,施行则功成治安;人君不肖,则道德顿废,顿废则功败治乱。古今论者,莫谓不然。何则?见尧、舜贤圣致太平,桀、纣无道致乱得诛。如实论之,命期自然,非德化也。 吏百石以〔下
      《论衡•卷十八•自然篇》
      作者:王充 天地合气,万物自生,犹夫妇合气,子自生矣。万物之生,含血之类,知饥知寒。见五谷可食,取而食之,见丝麻可衣,取而衣之。或说以为天生五谷以食人,生丝麻以衣人,此谓天为人作农夫桑女之徒也,不合自
      《论衡•卷十八•感类篇》
      作者:王充 阴阳不和,灾变发起,或时先世遗咎,或时气自然。贤圣感类,慊惧自思,灾变恶徵,何为至乎?引过自责,恐有罪,畏慎恐惧之意,未必有其实事也。何以明之?以汤遭旱自责以五过也。圣人纯完,行无缺失矣,
      《论衡•卷十八•齐世篇》
      作者:王充 语称上世之人,侗长佼好,坚强老寿,百岁左右;下世之人短小陋丑,夭折早死。何则?上世和气纯渥,婚姻以时,人民禀善气而生,生又不伤,骨节坚定,故长大老寿,状貌美好。下世反此,故短小夭折,形面丑
      《论衡•卷十九•宣汉篇》
      作者:王充 儒者称五帝、三王致天下太平,汉兴已来,未有太平。彼谓五帝、三王致太平,汉未有太平者,见五帝、三王圣人也,圣人之德能致太平;谓汉不太平者,汉无圣帝也,贤者之化,不能太平。又见孔子言“凤鸟不至
      《论衡•卷十九•恢国篇》
      作者:王充 颜渊喟然叹曰:“仰之弥高,钻之弥坚。”此言颜渊学於孔子,积累岁月,见道弥深也。《宣汉》之篇,高汉於周,拟汉过周,论者未极也。恢而极之,弥见汉奇。夫经熟讲者,要妙乃见;国极论者,恢奇弥出。恢
      《论衡•卷十九•验符篇》
      作者:王充 永平十一年,庐江皖侯国际有湖。皖民小男曰陈爵、陈挺,年皆十岁以上,相与钓於湖涯。挺先钓,爵後往。爵问挺曰:“钓宁得乎?”挺曰:“得!。” 爵即归取竿纶,去挺四十步所,见湖涯有酒樽,色正黄,没
      《论衡•卷二十•须颂篇》
      作者:王充 古之帝王建鸿德者,须鸿笔之臣褒颂纪载,鸿德乃彰,万世乃闻。问说《书》者:“‘钦明文思’以下,谁所言也?”曰:“篇家也。”“篇家谁也?”“孔子也。”然则孔子鸿笔之人也。“自卫反鲁,然後乐正,
      《论衡•卷二十•佚文篇》
      作者:王充 孝武皇帝封弟为鲁恭王。恭王坏孔子宅以为宫,得佚《尚书》百篇,《礼》三百,《春秋》三十篇,《论语》二十一篇,闻弦歌之声,俱复封涂,上言武帝。武帝遣吏发取,古经《论语》,此时皆出。经传也而有〔
      《论衡•卷二十•论死篇》
      作者:王充 世谓人〔死〕为鬼,有知,能害人。试以物类验之,人〔死〕不为鬼,无知,不能害人。何以验之?验之以物。 人,物也;物,亦物也。物死不为鬼,人死何故独能为鬼?世能别人物不能为鬼,则为鬼不为鬼尚难分
      《论衡•卷二十一•死伪篇》
      作者:王充 传曰:“周宣王杀其臣杜伯而不辜,宣王将田於囿,杜伯起於道左,执彤弓而射宣王,宣王伏而死。赵简公杀其臣庄子义而不辜,简公将入於桓门,庄子义起於道左,执彤杖而捶之,毙於车下。”二者,死人为鬼之
      《论衡•卷二十二•纪妖篇》
      作者:王充 卫灵公将之晋,至濮水之上,夜闻鼓新声者,说之,使人问之,左右皆报弗闻。召师涓而告之曰:“有鼓新声者,使人问左右,尽报弗闻其状似鬼,子为我听而写之。”师涓曰:“诺!”因静坐抚琴而写之。明日报
      《论衡•卷二十二•订鬼篇》
      作者:王充 凡天地之间有鬼,非人死精神为之也,皆人思念存想之所致也。致之何由?由於疾病。人病则忧惧,忧惧见鬼出。凡人不病则不畏惧。故得病寝衽,畏惧鬼至;畏惧则存想,存想则目虚见。何以效之?传曰:“伯乐
      《论衡•卷二十三•言毒篇》
      作者:王充 或问曰:“天地之间,万物之性,含血之虫,有蝮、蛇、蜂、虿,咸怀毒螫,犯中人身,〔谓〕获疾痛,当时不救,流遍一身;草木之中,有巴豆、野葛,食之凑懑,颇多杀人。不知此物,禀何气於天?万物之生,
      《论衡•卷二十三•薄葬篇》
      作者:王充 圣贤之业,皆以薄葬省用为务。然而世尚厚葬,有奢泰之失者,儒家论不明,墨家议之非故也。墨家之议右鬼,以为人死辄为神鬼而有知,能形而害人,故引杜伯之类以为效验。儒家不从,以为死人无知,不能为鬼
      《论衡•卷二十三•四讳篇》
      作者:王充 俗有大讳四:一曰讳西益宅。西益宅谓之不祥,不祥必有死亡。相惧以此,故世莫敢西益宅。防禁所从来者远矣。传曰:鲁哀公欲西益宅,史争以为不祥。哀公作色而怒,左右数谏而弗听,以问其傅宰质睢曰:“吾
      《论衡•卷二十三•间时篇》
      作者:王充 世俗起土兴功,岁月有所食,所食之地,必有死者。假令太岁在子,岁食於酉,正月建寅,月食於巳,子、寅地兴功,则酉、巳之家见食矣。见食之家,作起厌胜,以五行之物,悬金木水火。假令岁月食西家,西家
      《论衡•卷二十四•讥日篇》
      作者:王充 世俗既信岁时,而又信日。举事若病死灾患,大则谓之犯触岁月,小则谓之不避日禁。岁月之传既用,日禁之书亦行。世俗之人,委心信之;辩论之士,亦不能定。是以世人举事,不考於心而合於日,不参於义而致
      《论衡•卷二十四•卜筮篇》
      作者:王充 俗信卜筮,谓卜者问天,筮者问地,蓍神龟灵,兆数报应,故舍人议而就卜筮,违可否而信吉凶。其意谓天地审告报,蓍龟真神也。如实论之,卜筮不问天地,蓍龟未必神灵。有神灵,问天地,俗儒所言也。何以明
      《论衡•卷二十四•辨祟篇》
      作者:王充 世俗信祸祟,以为人之疾病死亡,及更患被罪,戮辱欢笑,皆有所犯。起功、移徙、祭祀、丧葬、行作、入官、嫁娶,不择吉日,不避岁月,触鬼逢神,忌时相害。故发病生祸,絓法入罪,至於死亡,殚家灭门,皆
      《论衡•卷二十四•难岁篇》
      作者:王充 俗人险心,好信禁忌,知者亦疑,莫能实定。是以儒雅服从,工伎得胜。吉凶之书,伐经典之义;工伎之说,凌儒雅之论。今略实论,令〔观〕览,揔核是非,使世一悟。 《移徙法》曰:“徙抵太岁,凶;负太岁,
      《论衡•卷二十五•诘术篇》
      作者:王充 图宅术曰“宅有八术,以六甲之名,数而第之,第定名立,宫商殊别。宅有五音,姓有五声。宅不宜其姓,姓与宅相贼,则疾病死亡,犯罪遇祸。”诘曰:夫人之在天地之间也,万物之贵者耳。其有宅也,犹鸟之有
      《论衡•卷二十五•解除篇》
      作者:王充 世信祭祀,谓祭祀必有福。又然解除,谓解除必去凶。解除初礼,先设祭祀。比夫祭祀,若生人相宾客矣。先为宾客设膳,食已,驱以刃杖。鬼神如有知,必恚与战,不肯径去,若怀恨,反而为祸;如无所知,不能
      《论衡•卷二十五•祀义篇》
      作者:王充 世信祭祀,以为祭祀者必有福,不祭祀者必有祸。是以病作卜祟,祟得修祀,祀毕意解,意解病已,执意以为祭祀之助,勉奉不绝。谓死人有知,鬼神饮食,犹相宾客,宾客悦喜,报主人恩矣。其修祭祀,是也;信
      《论衡•卷二十五•祭意篇》
      作者:王充 礼,王者祭天地,诸侯祭山川,卿大夫祭五祀,土庶人祭其先;宗庙社稷之祀,自天子达於庶人。《尚书》曰:“肆类於上帝,禋于六宗,望于山川,遍於群臣。”《礼》曰:“有虞氏禘黄帝而郊喾,祖颛顼而宗尧
      《论衡•卷二十六•实知篇》
      作者:王充 儒者论圣人,以为前知千岁,後知万事,有独见之明,独听之聪,事来则名,不学自知,不问自晓,故称圣,则神矣。若蓍龟之知吉凶,蓍草称神,龟称灵矣。贤者才下不能及,智劣不能料,故谓之贤。夫名异则实
      《论衡•卷二十六•知实篇》
      作者:王充 凡论事者,违实不引效验,则虽甘义繁说,众不见信。论圣人不能神而先知,先知之间,不能独见,非徒空说虚言,直以才智准况之工也。事有证验,以效实然。何以明之? 孔子问公叔文子於公明贾曰:“信乎,夫
      《论衡•卷二十七•定贤篇》
      作者:王充 圣人难知,贤者比於圣人为易知。世人且不能知贤,安能知圣乎?世人虽言知贤,此言妄也。知贤何用?知之如何? 以仕宦得高官身富贵为贤乎?则富贵者天命也。命富贵不为贤,命贫贱不为不肖。必以富贵效贤不
      《论衡•卷二十八•正说篇》
      作者:王充 儒者说《五经》,多失其实。前儒不见本末,空生虚说。后儒信前师之言,随旧述故,滑习辞语。苟名一师之学,趋为师教授,及时蚤仕,汲汲竟进,不暇留精用心,考实根核。故虚说传而不绝,实事没而不见,《
      《论衡•卷二十八•书解篇》
      作者:王充 或曰:“士之论高,何必以文?” 答曰:夫人有文质乃成。物有华而不实,有实而不华者。《易》曰:“圣人之情见乎辞。”出口为言,集札为文,文辞施设,实情敷烈。夫文德,世服也。空书为文,实行为德,著
      《论衡•卷二十九•案书篇》
      作者:王充 儒家之宗,孔子也。墨家之祖,墨翟也。且案儒道传而墨法废者,儒之道义可为,而墨之法议难从也。何以验之?墨家薄葬、右鬼,道乖相反违其实,宜以难从也。乖违如何?使鬼非死人之精也,右之未可知。今墨
      《论衡•卷二十九•对作篇》
      作者:王充 或问曰:“贤圣之空生,必有以用其心。上自孔、墨之党,下至苟、孟之徒,教训必作垂文。何也?” 对曰:圣人作经,艺者传记,匡济薄俗,驱民使之归实诚也。案六略之书,万三千篇,增善消恶,割截横拓,驱
      《论衡•卷三十•自纪篇》
      作者:王充 王充者,会稽上虞人也,字仲任。其先本魏郡元城一姓。孙一几世尝从军有功,封会稽阳亭。一岁仓卒国绝,因家焉。以农桑为业。世祖勇任气,卒咸不揆於人。岁凶,横道伤杀,怨仇众多。会世扰乱,恐为怨仇所
    Copyright©2012-2014 齐乐娱乐老虎机中学语文网 All Rights Reserved 蜀ICP备13019204号-4
    联系QQ: ;齐乐娱乐老虎机中学语文网分享区277800929(群)
    娱乐老虎机